全国公共资源交易平台(湖南省)

(湖南省)公共资源交易服务平台

首页 >专题栏目
【获奖论文】加速信用体系建设 助力湖南交易腾飞
时间:2018-03-29 16:06:29 来源:省本级公共资源交易服务平台 浏览次数:

 

 

 

加速信用体系建设  助力湖南交易腾飞

 

 

部  门:___技 术 信 息 部_____

 

姓  名:___聂  淼  晶_    ____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2018年3月27日


 

加速信用体系建设  助力湖南交易腾飞

 

摘  要

根据国务院统一部署,近年来相关部门陆续启动公共资源交易活动的信用体系建设,对降低市场运行成本、改善交易环境、高效开展交易活动起到重要作用。本文通过介绍公共资源交易信用体系建设的发展和问题、提出湖南公共资源交易信用建设的几点措施意见。

 

关键词:信用建设;公共资源交易;措施意见

 


2017年湖南公共资源交易进入全面繁荣新阶段,省公共资源交易中心(以下简称“中心”)推出电子交易、联合惩戒等措施,在信息化和制度建设层面上取得了较好成绩,为湖南公共资源交易信用体系发展打下了基础,如何将现有优势转化为竞争优势,以协调治理的方式,建立健全跨地区、跨部门、跨领域的信用体系,实现公共资源交易跨越式发展,探索出一条腾飞之路,这一问题值得深入思考。

一、用全局眼光看待信用体系建设的发展道路

近几年,国家大力推进信用体系建设,将信用体系提升到治国理政的重要位置。在公共资源交易领域,国家也通过机构、制度、管理等方面改革,引导信用体系加速发展。

1、从国际经验来看,信用体系建设是公共资源交易的必经之路。国际上,经济发达国家公共资源交易和信用体系密不可分,从案例来看可分为三种类型:

一类是市场主导模式。在这种模式完全依靠交易市场环境协调市场秩序,政府仅负责立法、执法,市场以盈利性质负责信用第三方服务。优点:信用体系建设专业性强。缺点:高度依赖法律体系建设。美国、英国和北欧国家采用这种模式。

二类是政府主导模式。这种模式下政府承建信用体系,信用信息局提供信息,在交易中通过查询信息进行应用。优点:数据隐私得以保障。缺点:信用体系市场参与建设不够。法国、德国等七个国家采用这种模式。

三类是会员制模式。这种模式行业协会在经济体系占主导地位,由协会建立信用信息中心,通过信用信息共享交互,为交易主体所用。优点:注重信用体系的具体实际操作。缺点:容易造成寡头垄断。日本采用这种模式。

    从三种模式看,不同国家不同模式,均依据制度、经济、文化等因素建立信用体系,融入公共资源交易中。我国基于体制、法律、市场等方面因素,选择“中国特色”的政府主导方式发展道路。

2、从国内要求来看,信用体系建设是公共资源的前进之路。随着公共资源交易市场发展,在政府指引和市场需求共同作用下,我国掀起信用系统建设热潮,开辟一条前进道路。

一是出台系列政策。政府各部门相继出台系列政策和规划,2017年国家发改委专门起草《公共资源交易信用管理办法》向全国征求意见,这些政策为公共资源交易信用体系建设描绘蓝图,指引发展方向。在湖南省内,多个文件也指向公共资源交易领域信用体系建设,推进信用体系前进。

二是建立国家信用共享平台。由国家发改委、人民银行指导建立“信用中国”,作为政府褒扬诚信、惩戒失信的平台。在公共资源交易领域,国家发改委指导,国家信息中心建立“全国公共资源交易服务平台”,作为交易过程、信用、资质等数据归集中心。湖南按照国家要求,相对应设立省级分平台,“信用湖南”和“湖南省公共资源交易服务平台”也全都上线。

三是探索信用精细化管理。国内部分地区,在公共资源交易信用体系精细化管理进行探索,旨在公共资源交易前进道路上取得新突破点。广州由交易中心和市标准研究院合作制定了《广州公共资源交易综合信用指数体系建设研究报告》,构建“信用指数”,通过电子交易自动计算,得出信用分,应用到交易中。浙江省出台《浙江省企业信用评价指导性标准和规范(招标投标领域适用)》等文件,由省发改委、省信用办管理,选择一批第三方机构制作信用报告,省招标办具体经办,省信用中心负责检查公示,在交易中列入信用评分环节,自动计分。

从国内多项信息显示,公共资源交易信用体系建设将会以电子交易为基础,谋划新发展方向,在政策制定、平台建设、运行方式等方面进行探索。

二、用客观求实分析湖南信用体系建设的主要问题

目前,我国正式立法推动社会信用体系建设,在公共资源交易领域,湖南省行政监督部门纷纷开启各行业信用体系建设,这种方式短期内有着较为积极的推动作用,形成完整、可持续的信用体系机制还有着亟待解决的问题。

1、法律法规不完善。公共资源交易领域信用体系建设出台大部分文件显得过于简单,只有原则性规定,缺少实施细则和使用标准。

从法律法规方面来看,信用体系尚未立法,已有的“招标投标法”和“政府采购法”对失信处理不一致;从行业领域来看,湖南省水利厅建立“红黑名单”制度,湖南省交通厅制定了《湖南省公路水运工程施工企业信用评价实施细则(试行)》、《交通运输行业信用体系建设“三年行动计划”(2018-2020)年》等,这些文件主要站在本行业角度考虑,相关评价标准差异较大,出台的文件仅适用于本部门业务范围,还存在行业割裂和保护主义,一定程度阻碍信用体系广度、深度上突破。

2、信用管理不精细。行政监督部门强调事前资质、备案等信用信息采集,对事中、事后主要依靠投诉、举报、处罚等手段,收集信用信息要素不全面,管理不够精细,没有形成一套贯穿于主体资信、交易过程、履约行为各环节信用管理体系。

多方面来分析,一是信用体系建立没有部门统筹规划协调,行政监督部门不愿监管过线,造成“越位”行为;二是信用信息平台规范和标准不同,如湖南交通、水利、住建的信用信息系统未采用统一标准,需要重复入库审核。企业资质、人员证书成为信用构成主要信息,项目合同、施工质量并未详细记录,对外开放程度也不高;三是行业信用体系所需要指标体系不精细、不全面,信用模型未建立。

3、社会参与不密切。信用体系建设过程中,行政主管部门向市场转移职能不足,其他组织、市场主体参与有限,信用体系建立规模和长效机制难以得到保障。

结合湖南省现状,一方面 “一委一办一中心”模式下,中心作为承担多行业交易过程的部门,所产生信用信息利用度不高;另一方面行政主管拥有专业力量有限,多为综合监管人才,市场上专业力量难以得到发挥。

三、用创新思维推动信用体系建设谋划湖南交易腾飞

长期来看,我国以信用为核心的监管格局将逐步形成,下阶段主要谋划发展,破解难题,推进公共资源交易信用体系建设。

1、发出“信之声”,倒逼制度完善供给。我国公共资源交易信用体系尚未形成层次和分支鲜明的闭环,立法及其规范还需时间等待。如转变思维方式,发挥省中心交易枢纽作用,以省中心为载体,探索信用标准建立、信用数据采集、信用内容共享,发出湖南的“信之声”,为信用体系建设打好基础,倒逼制度建设供给,促进跨行业、跨区域的湖南信用体系建立。

一是制定信用信息指标体系,有效消除“壁垒”和“孤岛”。交易中心信用指标体系建设应基于行政监督部门现有信息拓展延伸,建立公共资源领域全行业信用指标体系,加强与各部门信用平台信息汇集,整合归类,规范信息标准,消除客观环境造成的信息“壁垒”、“孤岛”,为信用信息应用、采集打下基础。

二是建立常态化信用信息报送机制,为公共资源信用市场发声。由省中心建立信用信息分析报告,报送省委省政府相关部门,引导政府重视,利用省中心数据汇集优势开展数据监测,助推公共资源交易领域信用体系建设发展。

2、打造专业团队,推进信用管理纵深发展。信用管理精细化发展必须建立信用体系模型,需引入专业力量研究。借鉴外省经验,一方面由省中心引入高校等研究机构开展专项课题,建立信用体系模型,推进信用管理纵深发展;另一方面建立合作长效机制,成立高校机构工作点,以做带学,促进省中心人员理论学习,形成良性循环,打造省中心专业化团队。

3、引入“区块链”思维,构建省市联盟。基于构建的信用模型、信用指标体系,以“湖南省公共资源交易服务平台”数据中心为枢纽,以14个市州分平台为载体,构建“省市联盟”,引入“区块链”思维构建“信用共享账本”,减少行政监管部门信用审核“中心化”影响,将“账本”所列信用信息打造成一个共同记录、查看、维护的公用账簿,任何记录都有永久时间标记,无法篡改。通过扩大参与面,引入行业协会、市场主体、第三方信用评价公司、银行征信机构等,打破行政独占思维,培育行政监督部门共享思维,促进公共资源交易领域信用信息多面发展。

湖南省在公共资源交易信用体系建设道路上,需要破解的难题还很多,需要我们每一个人去思考,相信经过每一个公共资源交易人努力,将铸就一个诚信的交易市场,助力湖南交易展翅腾飞。

 

参考文献:

[1] 国家发改委副主任 连维良,《共建信用中国  共享诚信社会》,中国经贸导刊,2016年15期

[2] 浙江省信用办,《英国、瑞士信用体系建设对浙江的启示》,浙江经济,2015年21期

[3] 莫韵莎,《我国信用信息数据共享的法律机制建设》,黑龙江省政法管理干部学院学报,2016年6期